对于安霓婷这个亲姐姐,安浩亭的感情很复杂。

  一方面,他是真心感激姐姐的付出,也心疼她的奉献。

  但另一方面,他又太懦弱,不敢为了姐姐而挑战整个世俗。

  他怕,他怕姐姐会连累自己,会让自己寒窗苦读十几年的努力而付诸流水。

  所以那日,他才会任由祖母在院子里咒骂,逼得姐姐最后愤而离家。

  姐姐走了以后,安浩亭也偷偷找过几次,还托了同窗,甚至是先生帮忙。

  奈何,却没有半点音讯。

  姐姐走得决然,她离开后,家里就断了银子。

  日子愈发艰难,安浩亭也彻底感受到姐姐对于这个家的重要性。

  他更是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无力与屈辱。

  他,堂堂秀才,家里的顶梁柱,却、却还要靠一个女人才能维持所谓的体面!

  安浩亭拼命的读书,但家里的情况却始终没有得到改善,明明他已经非常节俭了啊。

  生活的艰难,同窗探究的眼神,都像一根根刺深深的扎入安浩亭的心。

  回到家里,耳边更是充斥着祖母咒骂姐姐的声音,以及继母的唉声叹气。

  慢慢的,安浩亭对姐姐的愧疚竟变淡了,他的脑中不止一次冒出一个念头:祖母虽然有些过分,可有一点没有说错,姐姐太绝情了!

  都是一家人,怎么能说断就断?

  安浩亭自己都没有察觉他的心境变化,还是待到安雪婷勾引了葛金堂,做出了那等丑事之后,安浩亭才猛然发现。

  家里出了这样的事,他羞愤过后,居然是如释重负。

  安浩亭似乎终于看清了自己阴暗的一面,他吓坏了,他不敢再往下想,而是拼命的告诉自己:这都是安雪婷自己的选择,跟他没有关系!

  是她受不了苦日子,是她想过富贵的生活,怪不得他安浩亭。

  饶是如此,安浩亭还是受到了影响。

  比如,他过去都是十分清高、孤傲的。

  但,安雪婷的事闹出来之后,安浩亭的腰杆子似乎软了很多。

  正是因为他在先生面前足够谦卑,在师娘跟前足够嘴甜,才有了先生爱女下嫁的事。

  安浩亭彻底觉悟了,他表面上不显,内里却变得非常功利。

  所以,半个月前,听到了安南夫人的故事,打听到此人的来历,他便有些心动。

  只是他不敢轻易尝试,他还是怕。

  他想观望一下,看看世人对于安霓婷的反应。

  果然,他刚跟葛金堂科普完,身边就有士子装扮的人,轻嗤一声,“什么夫人?哼,不过是勾栏院里出来的妓女,污浊不堪,自甘下贱,居然——”

  还不等他骂完,就有人迎面啐了他一口。

  “安夫人教化万民、遏制瘟疫、击溃象军、劝导土人下山……不知做了多少经天纬地的事!你倒是读书识字的大男人,清贵高傲,那你来说说,安夫人所做的事,别说全部,就是随便一件,你能做到吗?”

  说话的是个女子,看她的举止,竟透着几分风尘味儿。

  “你、你……”个贱人,难怪会帮姓安的说话,原来你们都是一路货色!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攻略极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道君只为原作者萨琳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萨琳娜并收藏攻略极品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