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兰因忙替秦氏开解道,“开始我娘也不知道那古望辰的德性不好,也是后来慢慢发现的。https://”

  她有些感动。原主做了那么多不好的事,他们还是在为她着想。又道,“你们别担心,早知道了他们的险恶用心,咱们也能想法子应对。”

  许老太道,“能有什么法子?古秀才还只是一个秀才,村里人就把他捧上了天。特别是那个许里正,都不知道该怎么巴结好了。若是他当了举人老爷,别说地主、里正、村人要巴着他,就是县太爷都要给面子。”又打了许兰因两巴掌,骂道,“死妮子,那六亩地是你家的命根子,却给了那一对狼心狗肺的母子,这下人财两空了。”

  亲事没了就没了,可那六亩地却添进了狗肚子,老太太越想越亏,气得使劲捶着胸口。

  许兰因不得不承认老太太说的是实情。在乡下,别说举人老爷,就是一个秀才,都被几乎所有乡人尊敬和爱戴。自家是没有任何倚仗的小农民,肯定弄不过一只腿迈进仕途的举人了。

  原主的记忆中,为了给古望辰留颜面,之前许家具体给了古望辰多少钱从来没明确对外人说起过,连许老太夫妇和大房都没提过,只有卖地的钱闹了出来。所以,尽管小枣村的人都知道许家供古望辰读书,许兰因吃里扒外,却不知道许家到底给古望辰花了多少钱。

  许兰因就说了从他们定亲起,家里对古望辰有哪些支助,秦氏和许兰舟作补充。

  一笔笔帐粗略算出来,许家这么多年共为古望辰花了九十几两银子,这在乡下可是天大的数目。别说许老太心疼得老脸皱成了包子,连许兰因和秦氏、许兰舟都心口痛得厉害。

  许兰因很替原主不好意思。说道,“最好能想办法让古家跟我们私下解决,我主动提出退亲,他们还我们银子,各取所需。若他又不想还银子,又想把我名声搞臭退亲,我也不会坐以待毙。奶和大哥回去跟大伯他们说说,先把古家母子用了我家多少钱透出去,再把他们想败坏我名声退亲的事也透出去。虽然我们明面弄不过古望辰,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我拚着名声不好也要跟他死磕到底……”

  许老太皱眉道,“傻了吧叽的,事情闹得这样大,你以后就嫁不出去了。”

  许兰因固执地说,“嫁不出去还能活下去,总好过被古家弄死,还让那起子恶人既得了实惠又得了名声强。”

  秦氏也觉得宁可女儿嫁不出去,也不能让她嫁给古望辰。说道,“钱是身外之物,不要想着要钱,只要退了亲就好。”

  老太太一瞪眼,骂道,“败家娘们,那老些银子,凭什么便宜古家。若有法子,一定要回来。”

  许兰因也不愿意便宜古望辰,想要银子,哪怕之前的要不回来,但今年春天卖地的四十几两银子必须得想法子要回来,这是他赖不掉的。

  几人商量完,许兰因留许老太和许大石在家吃饭,“我今天捡了些蘑菇和几个野鸡蛋,”本想说做个韭菜炒蛋,又想着家里没油,改口道,
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穿成短命女配之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道君只为原作者寂寞的清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寞的清泉并收藏穿成短命女配之后最新章节